育想资讯

940263832.jpeg


河南郑州七中初三女生笑笑的一条“吐槽”在微博上火了。


起因是班主任给家长群发短信:“动漫曾经毁掉许多优秀学生”,希望家长阻止孩子参加第二天的动漫活动。笑笑把这条短信内容拍了下来并上传到QQ空间,很快被网友转发到微博。


一时间,微博话题讨论的阅读量达到了245万次。动漫配音演员“山新”的评论得到不少粉丝点赞支持:“说得好像不玩动漫就能成为学霸一样。”


在围绕“动漫毁人不倦”的讨论中,一方面,有网友质疑“爱动漫”和“当学霸”之间的关系:“本人动漫狂热分子,按这条短信说的,我肯定是被毁得没前途了。可是,我今年硕士毕业了,这难道是奇迹啊?”另一方面,不少网友也表示能理解老师和家长的良苦用心,“未成年人自制力确实不足,难免出现沉迷动漫影响学习的情况” 。


“是否应该尊重兴趣爱好?”、“动漫会不会影响学习?”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动漫迷热衷的“二次元”世界,不少家长心存戒备:有的明令禁止,有的则勉强支持。可明里暗中,不少学生仍在兴趣与学习间与家长争斗博弈,“次元墙”成了“两个世界”沟通的屏障。


二次元:另一个世界的“虚拟港湾”


“你画的什么?跟鬼似的,以后再看你画这种东西把你手剁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刚画的漫画被撕成碎片的张灵,虽然在母亲面前保持了沉默,但“心好像也支离破碎了”。


张灵是河南某高中的一名高二学生,她自称是一个现实生活与虚拟形象反差极大的人:在父母和朋友眼中,她常常“独来独往”,像个“哑巴”;而在“二次元”朋友看来,她却是一个健谈且会画画的“才女”。


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喜欢动漫,张灵的生活乐趣都在动漫当中。但她并不理解父母为何看不惯动漫,“只有在二次元世界里,小伙伴们的安慰才能让我感动” 。


动漫爱好者把他们的世界归为“二次元”,也就是平面世界,“三次元”则用来形容现实世界。


“在我看来,动漫就是漫画书和根据漫画制作的动画,能让人产生共鸣,大家会自发的COSPLAY——也就是角色扮演,或者买周边产品。”网名“摇曳”的动漫爱好者已经玩了7年的COSPLAY,可这些年她的家人却并不理解她到底在做什么。


经常有家长等到孩子三观成熟后,问:“我都不知道你整天在想什么?”“你就不能把你的想法告诉我吗?”85后林壁炫在微博上描述了这样一幕:很多家长带孩子去看《驯龙高手》,结果电影开场,只有孩子进去看,家长却在门口等,“是家长自己放弃了解孩子的机会”。


可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二次元”仿佛一个幼稚的国度,痴迷在动漫里的孩子像是现实中的异类。


湖北某高校大三学生曹隽然起初也对动漫持保守态度,但当她看完一部名为《CLANNAD》的动漫之后,便被其中描述的亲情感动了:“对家长的怨念,对亲情的忽视,都能通过这部作品有更深刻的感悟,让人产生很大改变。”


和张灵、曹隽然一样,许多爱好动漫的学生认为,二次元世界就像是一个温暖的虚拟港湾,少了现实的羁绊和烦恼,总能找到归属感。如同网名“快乐蘑菇”的学生所说,顶着父母的批评,“二次元人类”只能浪迹于贴吧和论坛,追寻着千里之外的同道中人。


就这样,“隐瞒”成了许多爱好动漫的学生常干的事,许多家长和孩子之间也因此产生了互不理解的“次元墙”。


在支持和反对的博弈中,家长很迷茫


事实上,不同于孩子们的有意回避和抱怨,不少家长正努力走进这个充满新鲜感但又十分奇异的“二次元”世界,可结果往往是产生更多的疑虑。


前不久,北京科技大学举办的“萌物语漫季”打出了“开学之前的最后一次狂欢”的口号,吸引了不少中小学生参与。在漫展中,他们可以身穿自己喜爱的动漫角色服装表演拍照,也可以购买自己喜欢的动漫衍生商品。


“在我们这个年龄看,这就属于‘神经病大游行’。”陪女儿前来购买周边产品的赵先生认为,“他们喜欢玩的东西和我们肯定是不一样的,但你也需要尊重他们。”


与赵先生不同,陪着14岁女儿苗苗参观漫展的耿女士却不太支持孩子的喜好。初二时,女儿数学成绩突然大幅度下降,情急之下的耿女士便没收了女儿所有的漫画书,还限制了生活费、严格控制周末时间并带女儿参加补习。


“真是挺迷茫的,不知道怎么教育她,都束手无策了。”耿女士没想到,“控制换来的不是成绩的好转,而是女儿的冷战。”


和耿女士一样,徘徊在难以理解的“二次元”世界外,许多家长都陷入了迷茫之中。


面对儿子参加COSPLAY的要求,家住贵阳的王萍有些“进退两难”:如果同意他打扮得“人魔鬼样”去表演,自己心里不愿意;可如果不同意,不仅显得自己“跟不上潮流”,可能还会引起和儿子的对立。


事实上,对于儿子的爱好,王萍已经尽力支持。既不干涉儿子在课余时间看动漫,还会在他成绩进步时购买动漫模型(手办)作为奖励。尽管这并不便宜,一个20厘米左右高的手办从日本代购就需要花费上千元,而现在儿子书柜上已经至少摆了10余个模型。


王萍认为孩子在得寸进尺:“想理解都不知道分寸在哪里?尽力满足他换来的却是更多的要求,尽管成绩没有太多影响,可看他每天空闲时间都放在那上面,很担心他缺少与现实社会的接触。”


搞定“三次元”,你的“二次元”才会开心


尽管平日里会在社交网络上晒出自己COSPLAY的照片和参与制作的动漫配音作品,但曹隽然会刻意屏蔽家里人,也从不会和他们谈及自己的“二次元”生活。和大多数“地下党”一样,他们认为家人根本无法理解自己。


在她看来,现在的家长大多只看表面,不去看真正影响孩子的是什么,也许是家庭的冷暴力,也许是没法释放沉重的学业压力。“要知道,硬生生阻止孩子去喜欢他非常热爱的东西,结果会适得其反。”


如何平衡现实生活和虚拟世界的“和平相处”?就读于西部某重点高校的高欣悦是同学们眼里能同时兼顾现实生活和兴趣爱好的“人生赢家”。


考上大学的她在开办漫展时还得到了父母的帮助。作为学校动漫社社长,她会告诉师弟师妹们要以现实生活为主,“只有搞定三次元,你的二次元才会玩的更开心。”


正因如此,她极度反对“动漫毁人不倦”的观点。


“大家对动漫的印象基本是动画片、幼稚,或者日本、不爱国,这是一种刻板的成见。”她认为,动漫是某种意义上的精神寄托,因为动漫总能鼓励他们去相信一些比较“纯粹”的东西,比如不计回报的友谊和为了目标的付出。“要改变成见是个漫长的过程,我们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赞同我们的爱好和价值观,但我们至少可以尽己所能传递正能量。”


这一点,在与儿子后来的沟通中,王萍深有体会:“我这个年龄时着迷武侠小说,也应该试图去理解现在小孩的精神需求,不然所谓的‘次元墙’就真成了我们的障碍了。”

“对这一代年轻人来讲,他们受到的诱惑更大。”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副主任胡志峰认为,孩子们喜欢动漫,“比如喜欢那种设计感,又或者是通过角色扮演得到外部的关注和心灵的满足”,因此,家长和学校更应关注他们从动漫中想要获得什么,而不是过度的焦虑和打压。


“可能学生的自我管理和控制会相对弱一些,所以需要家庭和学校一起给他们良好的疏导,包括对这个爱好投入时间的把控。家长也可以增加一些亲子互动,比如和孩子们一起散散步,用其他安排填补他们用在动漫上的时间。只要注意度的把握,我相信,对动漫或者其他事物的喜爱都不至于到‘毁掉他们’这么严重。”胡志峰说。